有志始知蓬莱近
无为总觉咫尺远

雪莱的诗歌诗集(雪莱十句经典名言)

雪莱简介
雪莱以其抒情长诗著称,是英国文学史上有才华的抒情诗人之一,是一位杰出的英国浪漫主义诗人,也是19世纪最受尊敬和影响最大的诗人之一,被誉为“诗人中的诗人”


雪莱的诗歌诗集
《往昔》

你可会忘记那快乐的时刻,

被我们在爱之亭榭下埋没?

对着那冰冷的尸体,我们铺了

不是青苔,而是叶子和鲜花。

呵,鲜花是失去的快乐,

叶子是希望,还依然留贮。

你可忘了那逝去的?它可有

一些幽灵,会出来替它复仇!

它有记忆,会把心变为坟墓,

还有悔恨,溜进精神底浓雾

会对你陰沉地低声说:

快乐一旦消失,就是痛苦。

《别揭开这画帷》
别揭开这画帷:呵,人们就管这

叫作生活,虽然它画的没有真象;

它只是以随便涂抹的彩色

仿制我们意愿的事物——而希望

和恐惧,双生的宿命,在后面藏躲,

给幽深的穴中不断编织着幻相。

曾有一个人,我知道,把它揭开过——

他想找到什么寄托他的爱情,

但却找不到。而世间也没有任何

真实的物象,能略略使他心动。

于是他飘泊在冷漠的人群中,

成为暗影中的光,是一点明斑

落上陰郁的景色,也是个精灵

追求真理,却象“传道者”一样兴叹。

《给华滋华斯》

自然底歌者呵,你不禁哭泣,

因为你知道,万物去而不复回:

童年,少年,友情,初恋的欢喜,

都梦一般地逝去了,使你伤悲。

我和你有同感。但有一种不幸

你虽感到,却只有我为之慨叹。

你曾象一颗孤独的星,把光明

照到冬夜浪涛中脆弱的小船,

又好似石筑的避难的良港

屹立在盲目挣扎的人群之上;

在可敬的贫困中,你构制了

献与自由、献与真理的歌唱——

但你竟舍弃了它,我不禁哀悼

过去你如彼,而今天竟是这样。

《阿波罗礼赞》

不眠的时刻,当我在睡眠,

从我眼前搧开了匆忙的梦;

又让镶星星的帷幕作帐帘,

好使月光别打扰我的眼睛,——

当晨曦,时刻底母亲,宣告夜梦

和月亮去了,时刻就把我摇醒。

于是我起来,登上碧蓝的天穹,

沿着山峦和海波开始漫行,

我的衣袍就抛在海的泡沫上;

我的步履给云彩铺上火,山洞

充满了我光辉的存在,而雾气

让开路,任我拥抱青绿的大地。

光线是我的箭,我用它射杀

那喜爱黑夜、害怕白日的“欺骗”,

凡是作恶或蓄意为恶的人

都逃避我;有了我辉煌的光线

善意和正直的行为就生气勃勃,

直到黑夜来统治,又把它们消弱。

我用大气的彩色喂养花朵、

彩虹和云雾;在那永恒的园亭,

月球和纯洁的星星都裹以

我的精气,仿佛是裹着衣裙;

天地间,无论是什么灯盏放明,

那光亮归于一,必是我的一部分。

每到正午,我站在天穹当中,

以后我就迈着不情愿的步履

往下走进大西洋的晚云中;

看我离开,云彩会皱眉和哭泣:

我要自西方的海岛给它安慰,

那时呵,谁能比我笑得更妩媚?

我是宇宙的眼睛,它凭着我

看到它自己,认出自己的神圣;

一切乐器或诗歌所发的和谐,

一切预言、一切医药、一切光明

(无论自然或艺术的)都属于我,

胜利和赞美,都该给予我的歌。

《我为焦渴的鲜花》

我为焦渴的鲜花,从河川,从海洋,

带来清新的甘霖;

我为绿叶披上淡淡的凉荫,当他们

歇息在午睡的梦境。

从我的翅膀上摇落下露珠,去唤醒

每一朵香甜的蓓蕾,

当她们的母亲绕太陽旋舞时摇晃着

使她们在怀里入睡。

我挥动冰雹的连枷,把绿色的原野

捶打得有如银装素裹;

再用雨水把冰雪消溶,我轰然大笑,

当我在雷声中走过。

我筛落雪花,洒遍下界的峰岭山峦,

巨松因惊恐而呻吟呼唤;

皑皑的积雪成为我通宵达旦的枕垫,

当我在烈风抚抱下酣眠。

在我那空中楼阁的塔堡上,端坐着

庄严的闪电——我的驭手,

下面有个洞穴,雷霆在其中幽囚,

发出一阵阵挣扎怒吼;

越过大地,越过海洋,我的驭手

轻柔地指引着我,

紫色波涛深处的仙女,以她们的爱

在把他的心诱惑;

越过湖泊、河川、平原,越过馋崖

和连绵起伏的山岭,

无论他向往何处,他所眷恋的精灵

永远在山底、在水中;

虽然他会在雨水中消溶,我却始终

沐浴着天廷蓝色的笑容。

血红的朝陽,睁开他火球似的眼睛,

当启明熄灭了光辉,

再抖开他烈火熊熊的翎羽,跳上我

扬帆疾驰的飞霞脊背;

象一只飞落的雄鹰,凭借金色的翅膀,

在一座遭遇到地震

摇摆、颤动的陡峭山峰巅顶

停留短暂的一瞬。

当落日从波光粼粼的海面吐露出

渴望爱和休息的热情,

而在上方,黄昏的绯红帷幕也从

天宇的深处降临;

我敛翅安息在空灵的巢内,象白鸽

孵卵时一样安静。

焕发着白色火焰的圆脸盘姑娘,

凡人称她为月亮,

朦胧发光,滑行在夜风铺展开的

我的羊毛般的地毯上;

不论她无形的双足在何处轻踏,

轻得只有天使才能听见,

若是把我帐篷顶部的轻罗踏破,

群星便从她身后窥探;

我不禁发笑,看到他们穷奔乱窜,

象拥挤的金蜂一样,

当我撑大我那风造帐篷上的裂缝,

直到宁静的江湖海洋

仿佛是穿过我落下去的一片片天空,

都嵌上这些星星和月亮。

我用燃烧的缎带缠裹太陽的宝座,

用珠光束腰环抱月亮;

火山黯然失色,群星摇晃、颠簸——

当旋风把我的大旗张扬。

从地角到地角,仿佛巨大的长桥,

跨越海洋的汹涌波涛;

我高悬空中,似不透陽光的屋顶,

柱石是崇山峻岭。

我挟带着冰雪、飓风、炽烈的焰火,

穿越过凯旋门拱,

这时,大气的威力挽曳着我的车座,

门拱是气象万千的彩虹;

火的球体在上空编织柔媚的颜色,

湿润的大地绽露笑容。

我是大地和水的女儿,

也是天空的养子,

我往来于海洋、陆地的一切孔隙——

我变化,但是不死。

因为雨后洗净的天宇虽然一丝不挂,

而且,一尘不染,

风和陽光用它们那凸圆的光线

把蓝天的穹庐修建,

我却默默地嘲笑我自己虚空的坟冢,

钻出雨水的洞穴,

象婴儿娩出母体,象鬼魂飞离墓地,

我腾空,再次把它拆毁。

《致》

有个字过分被人们玷污,

我怎能再加以亵渎:

有种感情常被假意看轻,

你不至于也不尊重;

有种希望太和绝望相似,

慎重也不忍加以窒息;

从你的心上发出的怜悯

比别人的更珍贵可亲。

我献不出常人称道的爱,

呈上的是虔诚崇拜;

连上帝也不至于拒绝,

难道你竞然会摈弃。

这是灯蛾对星光的向往,

黑夜对黎明的渴望;

我们的星球充满了忧愁,

这是对无忧的追求。

雪莱十句经典名言

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你自己。

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

辛勤的蜜蜂永没有时间悲哀。

希望会使你年轻,因为希望和青春是同胞兄弟。

既定的命运虽暗淡,改变却只能加深他的灾难。

如果你十分珍爱自己的羽毛,不使它受一点损伤,那么,你将失去两只翅膀,永远不再能够凌空飞翔。

由于软弱才能做的事情,倘若在做了之后还感到懊悔,那便是更加软弱。

微笑,实在是仁爱的象征,快乐的源泉,亲近别人的媒介。有了笑,人类的感情就沟通了。

精明的人是精细考虑他自己利益的人;智慧的人是精细考虑他人利益的人。

最为不幸的人被苦难抚育成了诗人,他们把从苦难中学到的东西用诗歌教给别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生志 » 雪莱的诗歌诗集(雪莱十句经典名言)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