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始知蓬莱近
无为总觉咫尺远

好好活着都要费尽心力,哪来那么多力气去考虑爱情

很久没有好好看书了,《猎血人》这本书之前以人的价值观的角度写了书评。其实,我更想以爱情的角度来写。

《猎血人》是意大利科幻作家弗朗西斯科.沃尔的作品,这本书是“奥德赛奖”和“意大利奖”的获奖作品。


作者在书中构建了一个血腥而荒诞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捐血是犯法的,每个人要“正常”的活下去,需要缴纳“血税”。这个“血税”,就是每个人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需要通过缴纳血液的方式来缴税。

如果没有按时缴纳,征血队队员就会千方百计,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会通过强制的方式让你履行这项义务。

在这样的故事中,爱情依然是不可避免的主题。只是不同于爱情小说,在这里的男女主人公,爱情已经不是男女主人公的主要任务。

在一个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世界里,好好活着都要费尽心力,哪来那么多力气去考虑爱情呢。

好奇是爱情的开始

在问到,要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伴侣时,听到许多人回答是,

“要三观相同的。”

他们觉得,三观不一致的人不适合在一起,因为三观不合在一起很容易因为生活的细节争吵。

那么,问题来了。

那些一开始因为觉得三观一致在一起的人,后来因为三观不同又分开的呢?

难道就一句:“细节打败爱情”就可以成为不愿意为双方感情努力的理由么?

其实,我一直都有疑问,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家庭背景、教育背景、成长环境,这些等等内因和外因才形成一个完整的人。

多种因素成为的一个人,就有很多种不同的组合,又怎么可能能完全找到三观完全一致的人呢?

我觉得,一个较为良性的情感,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都是因为我们有缘相遇,又有幸相知后,在相处的过程中,我们逐渐开始同化而已。

所谓的三观一致,更多还是靠双方的努力。

《猎血人》中的主人公艾伦·寇斯塔,是征血队的队员之一。他的工作就是对没有按时缴纳血税的人进行追捕,且强制他们缴血。

在一次追捕的过程中,他遇见了地下组织的非法捐血者安妮莎.马利萨诺。在那个社会里,捐血是违法和不被允许的。

或许人与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特,因为这次遇见,艾伦变得对捐血者的思想非常地好奇。所以他想要更多的去了解那些捐血者。

然而,也许艾伦·寇斯塔还没有意识到,当一个男人对一个人女人好奇时,可能就是对这个女人的一切产生了兴趣。至少他不讨厌他吧,这是恋爱关系的第一要素。

因为不同而被深深“震撼”
在后来的的生活中,当艾伦和安妮莎的几次相遇中,每一次的遇见都在击碎着艾伦曾经对这个世界的想法。

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真的有那么一群人,可以为了别人无私付出的。

当看到安妮莎,即使全身都是针孔,因为失血而虚弱在地,也要把自己的血无偿地捐出去;当看到安妮莎为了自己的信仰,也要拼命生下孩子,让孩子成为下一代的捐血者;当看到安妮莎为了经营“捐血者联盟”,而错过很多孩子的成长。等等,等等……

这些时刻,他是深深被“震撼”的。

“我承认,我不清楚安妮莎打动我的究竟是什么,是那种随时准备战斗至死的气质,还是她生命中的种种悲剧,包括因疾病而覆灭的爱情,以及那许多与鲜血相关的错误……我被她吸引也许是由于某种无法解释的原因。”

被某种特质吸引,完全就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命运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当艾伦抓到最大的逃税者,他正想要奉行作为一个征血队员的工作,对这位逃税者进行强制性缴税,却得知,自己一直尊敬的上司,与这位最大的逃税者有勾结。

当他不顾一切,回到工作的地方与上司对质,并且验证了这一切。也知道自己加入征血队,不过是这些上位者,为了自己的目的和利益,自导自演的戏码。自己却只是他们的棋子,是他们获得利益的道路上的其中一把枪。

他所认为的正确道路,以及坚持的信仰,都成了一种讽刺。

故事的结局令人唏嘘,不是所有故事的结局终将走向光明。艾伦用自己的愤怒和枪支抗争了上级,却也让自己深陷囹圄。

也许,这是他在信仰崩塌时,用另一个极端的方式,来找到自己生存在这个世界的价值。故事的结局是,他用自己的血液保释了安妮莎,自己进了监狱,继续替安妮莎偿还剩下的惩罚。

安妮莎回到了社会,和孩子一起,开始新的生活。

自己却在囚室里,对着反复要将他血管里的血液抽干的动作已经无动于衷,他在在囚室里只能看到,永恒之城的天空的一块角落,那个角落有数天都是浓郁的,如同火焰的颜色。

莫名地,让我想起电视剧《四十九日·祭》最后一集,玉墨对孟书娟的反问:

“在日本人满世界乱挑中国人肠子的时候,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儿女情长呢?”

在一个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世界里,好好活着都要费尽心力,哪来那么多力气去考虑爱情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生志 » 好好活着都要费尽心力,哪来那么多力气去考虑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