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始知蓬莱近
无为总觉咫尺远

古人描写鸡冠花的诗句(赞美鸡冠花的十首古诗词)

公鸡,是一种大家特别喜欢,特别亲民的一种动物。明四大才子之一的唐伯虎就写诗道,“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表达了人们对公鸡的喜爱之情,公鸡最鲜明的特性就是头顶上的一个大红冠子,走起路来,斗志昂扬。无独有偶,自然界中,有一种花儿,颜色鲜红,就鸡冠一模一样,这就是鸡冠花。诗人们喜欢鸡冠花,比之大公鸡更甚。

1. 《题画鸡冠花》,姚文奂
如果有一种花儿,能让人产生斗志昂扬的感觉,那么它非鸡冠花莫属。因为一看到鸡冠花,就像看到一只大公鸡,精神抖擞地走过来。元代诗人姚文奂在《题画鸡冠花》中写到:

何处一声天下白,霜华晚拂绛云冠。

五陵斗罢归来后,独立秋亭血未乾。

“何处一声天下白,霜华晚拂绛云冠”,看到了鸡冠花,让人恍惚听到了一声鸡叫,天下大白,然后,一只大公鸡斗志昂扬地走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饱经风霜的“绛云冠”。

恍然间,让人感觉,“五陵斗罢归来后,独立秋亭血未乾”,它就像从“五陵豪杰”那里争斗结束归来,独立在秋后的亭子里,头上花冠鲜红,就像斗罢的鲜血未干。

一句,“五陵斗罢归来后,独立秋亭血未乾”,还有什么花儿,能让人这样血脉喷张?

2. 《白鸡冠花·如飞如舞对瑶台》,王令
宋代诗人王令又把鸡冠花比作一个精灵,一个吉祥神兽。他在《白鸡冠花·如飞如舞对瑶台》一诗中写到:

如飞如舞对瑶台,一顶春云若剪裁。

谁为移根蓂荚畔,玉鸡应为太平来。

“如飞如舞对瑶台,一顶春云若剪裁”,在清风轻拂下,鸡冠花如飞如舞,而它对面是一个仙境瑶台;这里诗人写的是“白鸡冠花”,所以,把它描绘成“一顶春云”,像一朵春天里的白云,而且是那么漂亮,像是被妙手剪裁过一样。

“谁为移根蓂荚畔,玉鸡应为太平来”,“蓂荚”,古代传说的一种瑞草。是谁把它迁移到蓂荚草旁,就像一只玉鸡一样,为我们带来了天下太平。“玉鸡”是指传说中的神鸡,居东方扶桑山上,率天下之鸡报晓。

一句,“玉鸡应为太平来”,给鸡冠花以神话般的色彩!

3. 《鸡冠花·墙东鸡冠树》,张埴
宋代诗人张埴笔下的鸡冠花,则更为活泼好斗,俨然如一只斗鸡,而且是斗胜归来的雄鸡。他在《鸡冠花·墙东鸡冠树》中写到:

墙东鸡冠树,倾艳为高红。

旁出数十枝,犹欲助其雄。

赪容夺朝日,桀气矜晚风。

俨如斗胜归,欢昂出筠笼。

“墙东鸡冠树,倾艳为高红”,墙东的这只鸡冠树,是倾城之艳,颜色高红。“旁出数十枝,犹欲助其雄”,旁边还有数十个小弟,用来增加它的气势。

“赪容夺朝日,桀气矜晚风”,“赪”,红色之意。鲜红的面容,夺朝日之光芒;它的傲气,使得晚风变得矜持。

“俨如斗胜归,欢昂出筠笼”,它就像一只斗志昂扬的斗鸡,刚刚斗胜归来,欢快地昂着头,走出筠笼来。

4. 《咏鸡冠花》,解缙
鸡冠花开放于秋天,因而会饱经风霜。明代大才子解缙是这样描述饱经风霜的鸡冠花的,他在《咏鸡冠花》中写到:

鸡冠本是胭脂染,今日为何成淡妆?

只为五更贪报晓,至今戴却满头霜。

“鸡冠本是胭脂染,今日为何成淡妆”,鸡冠花本来是用胭脂染成鲜红色的,但今天为什么成了淡妆呢?

“只为五更贪报晓,至今戴却满头霜”,我猜它,就像一只雄鸡一样,为了在五更天为人们报晓,因而饱经风霜打击,就戴了满头霜了。

一句,“只为五更贪报晓”,一只活泼、勤奋的鸡冠花形象,跃然纸上!

5. 《鸡冠花·爪距深藏独露冠》,周师成
宋代诗人周师成对鸡冠花的观察更为仔细,在《鸡冠花·爪距深藏独露冠》一诗中,他更为详细地将鸡冠花的各个部位和公鸡做对比,最后得出结论,“只欠一声惊夜阑”:

爪距深藏独露冠,紫茸簇出弄清寒。

五更月下朦胧看,只欠一声惊夜阑。

“爪距深藏独露冠,紫茸簇出弄清寒”,鸡冠花的花叶都很茂盛,使得树干都被藏了起来,所以说,“爪距深藏独露冠”;鸡冠花艳红,像一大批紫茸一样,戏弄着秋天的轻寒。

“五更月下朦胧看,只欠一声惊夜阑”,如果是在五更朦胧月下看,就像一只雄鸡一样,就差了一声啼叫,惊破夜阑,天下大白。

一句,“只欠一声惊夜阑”,充分展现了鸡冠花的活泼,可爱!

6. 《鸡冠花·濯濯高花染血猩》,杨巽斋
斗鸡,这项活动在中国起源很早。宋代斗鸡之风极其兴盛,洛阳、东京(开封)斗鸡活动最为流行,此不疲者在宫廷、民间皆有。宋代诗人杨巽斋由观赏鸡冠花,联想到斗鸡这种玩物丧志的活动,非常愤慨。特地写《鸡冠花·濯濯高花染血猩》一诗加以鞭挞:

濯濯高花染血猩,却怜金距起闲争。

宋家窗下宜栽此,莫问临风不解鸣。

“濯濯高花染血猩,却怜金距起闲争”,鸡冠花鲜红,就像染了血猩一样;这不禁让人想起斗鸡的场景,一场斗鸡比赛下来,斗鸡也是这样染血猩,而人们只不过是一场闲争而已。

“宋家窗下宜栽此,莫问临风不解鸣”,我们宋人应该都在自家窗下栽种鸡冠花,而不是去斗鸡,虽然这鸡冠花不能够打鸣,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句,“宋家窗下宜栽此,莫问临风不解鸣”,告诉人们,要种花养性,而不是斗鸡玩物丧志!

7. 《见鸡冠花·出墙那得又高鸡》,杨万里
宋代诗人杨万里,对鸡冠花却用种诙谐的语言,让人从幽默中,感受到了鸡冠花的美丽,非常有意思。这首《见鸡冠花·出墙那得又高鸡》,全诗如下:

出墙那得又高鸡,只露红冠隔锦衣。

却是吴儿工料事,会嵇真个不能啼。

“出墙那得又高鸡,只露红冠隔锦衣”, 哪会有超出院墙的高鸡呀?这鸡冠花真像一只鸡冠啊!诗人进一步说明鸡冠花花形如鸡冠,高耸院墙外,因而说是只露红冠而不见锦衣。

“却是吴儿工料事,会嵇真个不能啼”, 吴地的少年善于种植鸡冠花,这个会嵇鸡冠花,真的不能啼。“会嵇真个不能啼”,典故来自南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贺太傅作吴郡,初不出门,吴中诸强族轻之,乃题府门云:’会稽鸡,不能啼’”。诗人风趣地说,鸡冠花这个会稽鸡,那是真的不能啼。

一句,“却是吴儿工料事,会嵇真个不能啼”,既风趣,又道出了鸡冠花之美,跟大公鸡的鸡冠太像了!

8. 《浣溪纱·鸡冠花》,曾廉
清代诗人曾廉的《浣溪纱·鸡冠花》,写得非常欢快,把鸡冠花比作仙鹤,又赞扬它笑对秋风的豪情,把它比作英雄:

洛下名园万锦红。三三五五画图中。

从来仙鹤最难逢。

谁对欢场歌白日,自矜得意向秋风。

寸丹透顶是英雄。

“洛下名园万锦红。三三五五画图中”,“万锦红”指出了鸡冠花红艳的特点,它们三三五五出现,犹如在画图中。“从来仙鹤最难逢”,这句又高度赞扬它像千载难逢的仙鹤一般。

“谁对欢场歌白日,自矜得意向秋风”,鸡冠花最喜欢阳光,所以说它“歌百日”;它又盛开在秋天,所以说它,“自矜得意向秋风”,它是少有的能够经受秋风横扫的花儿。

一句,“寸丹透顶是英雄”,先是点名了它的特点,是“寸丹透顶”,然后说它威风凛凛,是一位英雄!

9. 《斋中鸡冠花盛开》,张廷寿
清代诗人张廷寿的这首《斋中鸡冠花盛开》很有意思,他借用了一个广为人知的典故,赞扬鸡冠花漂亮如同丹顶鹤一般:

一种花曾耐久看,可怜红不倚阑干。

雅宜窗畔添芳讯,漫向墙阴怯暮寒。

露重不妨轻手折,秋深祇觉上头难。

淮南已是登仙去,冷落霜天鹤顶丹。

“一种花曾耐久看,可怜红不倚阑干”,是说鸡冠花花期较长,耐久观赏;非常可爱,而且不倚阑干,不像牵牛花那样。“雅宜窗畔添芳讯,漫向墙阴怯暮寒”,是说鸡冠花喜阳怯阴的本性。

“淮南已是登仙去,冷落霜天鹤顶丹”,这里引用了一个典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淮南王刘安遂得道,举家升天,畜产皆仙,犬吠于天上,鸡鸣于云中。此言仙药有余,犬鸡食之,皆随王而升天也。这两句的意思是,淮南王登仙而去,他的鸡犬也跟着升天;但不知为何他却冷落了像“鹤顶丹”一样的鸡冠花,没有带它一起升天;因为在诗人看来,鸡冠花跟鸡太像了,它也应该升天的。

一句,“淮南已是登仙去,冷落霜天鹤顶丹”,高度赞扬了鸡冠花神似雄鸡的特点!

10. 《竹枝词·郎来饮酒太如泥》,彭孙贻
清代诗人彭孙贻,在《竹枝词·郎来饮酒太如泥》一诗中,以一个热恋中的女子戏谑的口吻,对郎半娇半嗔,其中,鸡冠花下鸡冠花,场景不要太美:

郎来饮酒太如泥,醉卧葡萄短架西。

海燕归时不归去,鸡冠花下晚鸡啼。

“郎来饮酒太如泥,醉卧葡萄短架西”,女孩真的应该生气,这么难得的相聚,男孩却喝得烂醉如泥,实在不应该。

“海燕归时不归去”,现在还在睡,海燕都归去了,你这样大醉,还不如归去。“鸡冠花下晚鸡啼”,可惜了这美景,在火红的鸡冠花下,身着大红鸡冠的公鸡正在打鸣。郎啊!你就不能像这鸡冠花,像这大公鸡,雄赳赳气昂昂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生志 » 古人描写鸡冠花的诗句(赞美鸡冠花的十首古诗词)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