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始知蓬莱近
无为总觉咫尺远

元代文学家钟嗣成的诗词(钟嗣成最著名的二十诗)

钟嗣成简介
钟嗣成(约1279—约1360),元代文学家,散曲家,字继先,号丑斋,汴京(今河南开封)人,屡试不中。元顺帝时编著《录鬼簿》二卷,有至顺元年(1330)自序,载元代杂剧、散曲作家小传和作品名目。所作杂剧今知有《章台柳》《钱神论》《蟠桃会》等七种,皆不传。所作散曲今存小令五十九首,套数一套。

【双调】折桂令·咏西域吉诚甫

是梨园一点文星,西土储英,中夏扬名。胸次天诚,口角河倾,席上风生。吞学海波澜万顷,战词坛甲胄千兵。律按玑衡,声应和铃,乐奏英茎。

【双调】清江引·采薇首阳空忍饥

采薇首阳空忍饥,枉了争闲气。试问屈原醒,争似渊明醉?早寻个稳便处闲坐地。

【双调】清江引·伯牙去寻钟子期  

伯牙去寻钟子期,讲论琴中意。高山流水声,谁是知音的?早寻个稳便处闲坐地。

【双调】清江引·五湖去来越范蠡  

五湖去来越范蠡,甘作烟波计。功成心自闲,名遂心先退,早寻个稳便处闲坐地。

【双调】清江引·古今尽成闲是非  

古今尽成闲是非,翻覆兴和废。休夸韩信功,谩说陈平智,早寻个稳便处闲坐地。

【双调】凌波仙·菊栽栗里晋渊明

菊栽栗里晋渊明,瓜种青门汉邵平,爱月香水影林和靖,忆莼鲈张季鹰,占清高总是虚名。光禄酒扶头醉,大官羊带尾撑,他也过平生。

【双调】凌波仙·吊鲍吉甫

平生词翰在官商,两字推敲付锦囊。耸吟肩有似风魔状,苦劳心呕断肠,视荣华总是干忙。谈音律,论教坊,占断排场。

【双调】凌波仙·吊黄德润

一心似水道为邻,四体如春德润身,风流才调真英俊。轶前车继后尘,漫苍天委任斯人。歧山风,鲁甸麟,时有亨屯。

【双调】凌波仙·吊乔梦符

平生湖海少知音,几曲宫商大用心。百年光景还争甚?空赢得雪鬓侵!跨仙禽路绕云深。欲挂坟前剑,重听膝上琴,漫携琴载酒相寻。

【双调】沉醉东风·听不厌鸾笙象板

听不厌鸾笙象板,看不足凤髻蝉鬟。按不住刺史狂,学不得司空惯,常不教粉吝红悭。若不把群花恣意看,饱不了平生饿眼。

【正宫】醉太平·绕前街后街

绕前街后街,进大院深宅,怕有那慈悲好善小裙钗,请乞儿一顿饱斋。与乞儿绣副合欢带,与乞儿换副新铺盖,将乞儿携手上阳台,设贫咱波奶奶!

【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四时佳兴·春

梅花漏泄阳和信,才残腊又新春。东风北岸冰消尽。元夜过,社日临,中和近。

天气氤氲,花柳精神。驾香轮,驰玉勒,醉游人。清明过了,飞絮纷纷。隔孤村,闻杜宇,怨东君。

叹芳辰,已三分,二分流水一分尘。寂寂落花伤暮景,萋萋芳草怕黄昏。

【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四时佳兴·夏

清和天气逢初夏,更何处觅韶华!端阳过了炎威乍。藤枕攲,翠簟铺,纱幮挂。

住处清佳,绝去喧哗。近深林,烹嫩笋,煮新茶。披襟散发,沉李浮瓜。引莲筒,斟竹叶,看荷花。

羡归鸦,趁残霞,暮云呈巧月如牙。静夜凉生深院宇,熏风吹透碧窗纱。

【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四时佳兴·秋

梧飘一叶知时候,凉气应暑潜收。楼头乞巧传闻旧。玉露冷,银汉明,金飙透。

大火西流,明月中秋。气萧条,光皎洁,景清幽。重阳近也,佳节堪酬!菊初簪,萸旋插,酒新篘。

且登楼,试凝眸,眼前景物堪追游。远水长天同一色,白蘋红叶满汀洲。

【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四时佳兴·冬

鸳鸯瓦冷霜华重,渐凛冽酿寒冬。重帘不卷金钩控。天气严,风力威,冰撕冻。

律应黄钟,绣线添红。日迎长,云纪瑞,岁成功。彤云遍野,瑞雪漫空。压寒梅,欺劲竹,秀孤松。

谢天公,庆时丰,烧残爆竹一年终。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

【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四景·风

熏风起自青蘋外,应时候自南来,此身如在清凉界。尘虑绝,天地宽,胸襟快。

柳榭花台。杏脸桃腮。手相携,心厮爱,意同谐。偏宜出格,付与多才。捧银荷,沉玉李,列金钗。

簟舒开,枕相挨,吹将爽气透吟怀。雪体冰肌消盛暑,也胜宋玉在兰台。

【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四景·花

千红万紫都争放,要占断早春光。一枝分付娇相向。晓露浓,昼日长,和风荡。

院粉宫黄,国色天香。逞娇柔,增秀媚,竞芬芳。只愁暮晚,风雨相妨。爱芳姿,付密意,动情肠。

向回廊,傍华堂,高烧银烛照红妆。遇景逢时随意赏,也胜潘岳在河阳。

【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四景·雪

是谁家剪下琼花瓣?飞六出遍长安。琼楼玉宇连霄汉。素练飘,缟带悬,银杯散。

柳絮凋残,蝶翅翩翻。洒歌楼,添酒价,助吟坛。壶天莹彻,身地清闲。泛霞觞,歌《水调》,拥云鬟。

共开颜,且汤寒,兴来未放酒杯干。明日探梅应未晚,也胜和靖在孤山。

【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四景·月

一轮皓月明如昼,但得意是中秋。倒悬玉镜无尘垢。皓彩浮,素影澄,清光透。

皓齿明眸,粉面油头。点花牌,行酒令,递诗筹。词林艺苑,舞态歌喉。共鸳朋,谐凤友,效鸾俦。

既无忧,又无愁,蟾光长愿照金瓯。天上姮娥人世有,也胜瘐亮在南楼!

【南吕】一枝花·自序丑斋

生居天地间,禀受阴阳气。既为男子体,须入世俗机。所事堪宜,件件可咱家意。子为评跋上惹是非。折莫旧友新知,才见了着人笑起。

【梁州】子为外貌儿不中抬举,因此内才儿不得便宜。半生未得文章力,空自胸藏锦绣,口唾珠玑。争奈灰容土貌,缺齿重颏,更兼着细眼单眉,人中短髭鬓稀稀。那里取陈平般冠玉精神,何晏般风流面皮,那里取潘安般俊俏容仪?自知,就里。清晨倦把青鸾对,恨煞爷娘不争气。有一日黄榜招收丑陋的,准拟夺魁。

【隔尾】有时节软乌纱抓扎起钻天髻,于皂靴出落着籁地衣。向晚乘闲后门立,猛可地笑起。似一个甚的?恰便似现世钟馗唬不杀鬼。

【牧羊关】冠不正相知罪,貌不扬怨恨谁?那里也尊瞻视貌重招威!枕上寻思,心头怒起。空长三千岁,暗想九千回。恰便似木上节难镑刨,胎中疾没药医。

【贺新郎】世间能走的不能飞,饶你千件千宜,百伶百俐。闲中解尽其中意,暗地里自恁解释,倦闲游出塞临池。临池鱼恐坠,出塞雁惊飞,入园林,俗鸟应回避。生前难入画,死后不留题。

【隔尾】写神的要得丹青意,子怕你巧笔难传造化机。不打草两般儿可同类。法刀鞘依着格式,妆鬼的添上嘴鼻,眼巧何须样子比。

【哭皇天】饶你有拿雾艺冲天计,诛龙局段打凤机。近来论世态,世态有高低。有钱的高贵,无钱的低微。哪里问风流子弟?折末颜如灌口,貌赛神仙,洞宾出世,宋玉重生,设答了镘的,梦撒了寮丁,他采你也不见得。任自论黄数黑,谈说是非。

【乌在啼】一个斩蚊龙秀士为高第,升堂室古今谁及。一个射金钱武士为夫婿,韬略无敌,武艺深知。丑和好自有是和非,文和武便是傍州例。有鉴识,无嗔讳,自花白寸心不昧,若说谎上帝应知。

【收尾】常记得半窗夜雨灯初昧,一枕秋风梦未回。见一人,请相会,道咱家,必高贵。既通儒,又通吏,既通疏,更精细。一时间,失商议,既成形,悔不及。子教你,请俸给,子孙多,夫妇宜。货财充,仓凛实,禄福增,寿算齐。我特来,告你知,暂相别,恕情罪。叹息了几声,懊悔了一会。觉来时记得,记得他是谁?原来是不做美当年的捏胎鬼。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生志 » 元代文学家钟嗣成的诗词(钟嗣成最著名的二十诗)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