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始知蓬莱近
无为总觉咫尺远

金字经词牌名古诗(有关金字经的二十首诗词)

金字经,词牌名,又名“阅金经”、“梅边”,以张可久词《金字经·水冷溪鱼贵》为正体,单调三十一字,七句五平韵、一叶韵。另有单调三十二字,七句五平韵、一叶韵;单调三十四字,七句四平韵、两叶韵的变体两种。

《钦定词谱》卷二上:“《太平乐府》注‘南吕宫’。《元史·乐志》说法舞队有《金字经》曲,一名‘阅金经’。”现代词曲学家任讷《曲谐》:“吴镇仲圭《梅花道人词》,末有一调,名曰‘梅边’,实则北南吕‘阅金经’也。”

金字经·水冷溪鱼贵

【元代】 张可久

水冷溪鱼贵,酒香霜蟹肥。环绿亭深掩翠微。梅。落花浮玉杯。山翁醉。笑随明月归。

金字经·春晚

【元代】张可久

惜花人何处,落红春又残。倚遍危楼十二阑,弹,泪痕罗袖斑。江南岸,夕阳山外山。

金字经·乐闲

【元代】 张可久

百年浑似醉 ,满怀都是春。高卧东山一片云。嗔,是非拂面尘,消磨尽,古今无限人。

金字经·胡琴

【元代】 张可久

雨漱窗前竹,涧流冰上泉。一线清风动二弦。联,小山秋水篇。昭君怨,塞云黄暮天。

金字经·夜来西风里

【元代】 马致远

夜来西风里,九天鹏鹗飞。困煞中原一布衣。悲,故人知未知?登楼意,恨无上天梯!

金字经·樵隐

【元代】 马致远

担挑山头月,斧磨石上苔。且做樵夫隐去来。柴,买臣安在哉?空岩外,老了栋梁材。

金字经·梦中邯郸道

【元代】 卢挚

梦中邯郸道,又来走这遭,须不是山人索价高。时自嘲,虚名无处逃。谁惊觉,晓霜侵鬓毛。

金字经·蛾眉能自惜

【元代】 贯云石

蛾眉能自惜,别离泪似倾。休唱《阳关》第四声。情,夜深愁寐醒。人孤零,萧萧月二更。

金字经·紫箫声初散

【元代】贯云石

紫箫声初散,玉炉香正浓,凉月溶溶小院中。从,别来衾枕空。游仙梦,一帘梅雪风。

金字经·春日湖上

【元代】王举之

山色涂青黛,波光漾画舸,小小仙鬟金缕歌。他,宝钗轻翠娥。花阴过,暖香吹绮罗。

金字经·湖上僧寺

【元代】任昱

竹雨侵窗润,松风吹面寒,云母屏开非世间。闲,不知名利难。凭阑看,夕阳山外山。

金字经·秋宵宴坐

【元代】任昱

秋夜凉如水,天河白似银,风露清清湿簟纹。论,半生名利奔。窥吟鬓,江清月近人。

金字经·梅边

【元代】 吴镇

雪冷松边路,月寒湖上村,缥缈梨花入梦云。巡,小檐芳树春。江梅信,翠禽啼向人。

金字经·伤春

【元代】 吴元卿

落花风飞去,故枝依旧鲜,月缺终须有再圆。圆,月圆人未圆。朱颜变,几时得重少年?

金字经·宿邯郸驿

【元代】 吴元卿

梦中邯郸道,又来走这遭,须不是山人索价高。嘲,虚名无处逃。谁惊觉,晓霜侵鬓毛。

金字经·江上晚归·其一

【明代】 杨慎

璧月寒生晕,银河冻欲冰。稳坐蓝舆酒半醒。登。渔舟红蓼汀。樵楼暝。冬冬初起更。

金字经·江上晚归·其二

【明代】 杨慎

窗纸风偏透,衾裯冷不胜。欹枕挑灯诗又成。听。更鼓最无凭。同云暝。檐花滴到明。

金字经·喜舍弟昌明至·其一

【明代】 李昌祺

雨意斑鸠唤,春光杜宇催。刚得相逢怎便回。陪。旋刍新酿醅。同欢会。饮乾休厮催。

金字经·喜舍弟昌明至·其二

【明代】 李昌祺

门掩斜阳暝,帘垂静夜长。儿女灯前笑捧觞。尝。满杯清更香。怀宜放。醉呵能几场。

金字经·江上晚归

【清代】 沈榛

云横迷远岫,波净趁轻鸥。江边傍晚一归舟。垂杨岸,蓼花洲。天欲暝,载月任遨游。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生志 » 金字经词牌名古诗(有关金字经的二十首诗词)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