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始知蓬莱近
无为总觉咫尺远

或许时光太瘦,指缝太宽

或许,时光太瘦,指缝太宽,这世上,有太多的人读得懂风花雪月,却有太多的人走不出沧海桑田。

曾经以为携手一生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曾经以为刻骨铭心的痛,看着看着就淡了。然而,想忘却终是不能够。

每个人一生中,至少有一次忘我的痴恋,没有奢求,没有谁对谁错,亦不怪情深缘浅。对望,相知相惜;转身,无怨无悔。默默里,珍藏聚散离合,只消得:一季花香,暖到落泪。

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一双美眸,更是灵动无比。

微微一笑很倾城,十里红妆,佳人娇俏入尘寰。你,款款而来,沐浴着阳光,带来了花的芬芳。你,婷婷而立,一抹轻笑,乱了尘世的芳华。

人生如梦,岁月迷离,闲词歌赋,只呤断刹那芳华。十里红妆,沾染上年少的痴狂。不是山盟亦不是海誓,有的是那不离不弃的守候,有的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

也许,一次不经意的欢笑,会灿烂一生的守候;也许,一个不经意的回眸,会萦回一世的心痛。风起,音来;缘生,相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份感情,可以是自此天涯不相问的骄傲,更可以是低到尘埃里还要开出花来的卑微。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我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十里红妆,女儿梦。梦,是谁,惊扰了那年的浮华;是谁,将相思轻系,化作绕指温柔;

是谁,轻拂你额角的发丝,用一腔柔情将你融化;是谁,又是谁倾一世温柔,圆你 十里红妆梦一场。

眼角的余光,是你清澈的容颜,万般的锦绣又怎及你微微一笑。十里红妆,为伊倾城。你可知,你就是我一眼万年,覆水难收的劫;你可知,你就是我今生缱绻相守,不离不弃的缘。

醉笑平生几多情,清弦一曲谱相思。十里红妆,琴音轻轻地呤唱,唱一首莫失莫忘的约定;唱一份一生一世的痴情;唱出那永不分离的誓言;唱出那伴君终不悔的承诺。

然而,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像张爱玲所说的那样,于千万人之中正好遇见你想要遇见的人呢?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是刚好遇见。

太多男女,人约黄昏后,却泪湿春衫袖。太多无缘的人,默立于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却不见有人等候,很多缘分都被时光无情的蹉跎,当年携手红尘的人就这样失散在洪流乱烟中。

谁是谁的驻足?谁是谁的守望?谁是谁的曾经?谁又是谁的沧桑?手扶斑驳的岁月,漫步时光回廊,静默,宛立。当所有的缠绵都于指尖化成一缕轻烟,泪光中,不忍离散的,究竟是恋还是叹?

倾一世温柔,与伊相守。紧握伊人的手,相约今生来世,海角天涯,不离不弃。不管世事几多变幻,时光缱绻成为桑田,只愿与你相伴一生,不离不弃。相濡以沫,与伊执手。

刹那间,天地失去了色彩,十里红妆独留伊人,滟滟情深。时光定格成为永恒,就这样,就很好。握住伊人的手,一步一步,十里红妆。

愿,跨越万载流年,轮回千载。只为许伊一生情诺,护伊一生平安,予伊一世繁华。

清风细语,百花艳,十里红妆佳人笑。最是柔情少年郎,为伊倾城携手老。

光阴无休止,那些绽放的、飘飞的、消失的,都变成了曾经;那些快乐的、冷漠的、痛苦的,都化作了生命的滋味。经年回眸,一些事,不需要捡拾,已在心里;一些人,不需要回忆,却挥之不去。

或许,缘起缘灭,终是一指流沙;或许,红尘初妆,最初的面庞,终会碾碎梦靥无常。既然开始无法安排,那么结束也无需设计。花开终有时,花落亦无声,红尘来去才是生活的常态。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生志 » 或许时光太瘦,指缝太宽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