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始知蓬莱近
无为总觉咫尺远

《古柏行》翻译和赏析

诗人所表达的情感: 是唐代诗人创作的七言古诗。这首诗大概作于公元766年(大历元年),和《夔州歌十绝句》当为同时之作,借古柏以自咏怀抱,正意全在未一段,此诗对偶句特多,凡押三韵,每韵八句,自成段落,格式与《洗兵马》极相似。全诗比喻精当,语多双关,寄意深远,是咏物诗的名篇。

文学体裁: 七言古诗
创作年代:唐代
作者:杜甫

 

【原文】:

孔明庙前有老柏,柯如青铜根如石。

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

君臣已与时际会,树木犹为人爱惜。

云来气接巫峡长,月出寒通雪山白。

忆昨路绕锦亭东,先主武侯同閟宫。

崔嵬枝干郊原古,窈窕丹青户牖空。

落落盘踞虽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风。

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原因造化工。

大厦如倾要梁栋,万牛回首丘山重。

不露文章世已惊,未辞翦伐谁能送?

苦心岂免容蝼蚁,香叶终经宿鸾凤。

志士幽人莫怨嗟:古来材大难为用。

 

【注释及解释】:

(句一)这句写柏之古老。柯,枝柯。

(句二)写柏之高大,是夸大的写法。霜皮,一作苍皮,形容皮色的苍白。溜雨,形容皮的光滑。四十围,四十人合抱。

(句三)际会,犹遇合。

(句四)。

(句五)先主:指刘备。閟宫,即祠庙。

(句六)窈窕,深邃貌。

(句七)落落:独立不苟合。冥冥,高空的颜色。

(句八)正直:柏之正直。由古柏之高大,进一步写出古柏之正直。

(句九)句意:古柏重如丘山,故万头牛也拖不动。

(句十)不露文章:指古柏没有花叶之美。

(句十一) 苦心,柏心的苦味。香叶,柏叶的香气。

(句十二)古来,是说不独今日如此,从古以来就如此。

 

【韵译】:

孔明庙前有一株古老的柏树,枝干色如青铜根柢固如盘石。

树皮洁白润滑树干有四十围,青黑色朝天耸立足有二千尺。

刘备孔明君臣遇合与时既往,至今树木犹在仍被人们爱惜。

柏树高耸云雾飘来气接巫峡,月出寒光高照寒气直通岷山。

想昔日小路环绕我的草堂东,先生庙与武侯祠在一个閟宫。

柏树枝干崔嵬郊原增生古致,庙宇深邃漆绘连绵门窗宽空。

古柏独立高耸虽然盘踞得地,但是位高孤傲必定多招烈风。

它得到扶持自然是神明伟力,它正直伟岸原于造物者之功。

大厦如若倾倒要有梁栋支撑,古柏重如丘山万年也难拉动。

它不露花纹彩理使世人震惊,它不辞砍伐又有谁能够采送?

它虽有苦心也难免蝼蚁侵蚀,树叶芳香曾经招来往宿鸾凤。

天下志士幽人请你不要怨叹,自古以来大材一贯难得重用。

 

【译文】:

孔明庙前有一株古老的柏树,枝干色如青铜,根柢固如盘石。树皮洁白润滑树干有四十围左右,青黑色朝天耸立足有二千尺高。之前刘备孔明君臣遇合与时既往,至今树木还在,仍被人们爱惜。柏树高耸云雾,飘来气接巫峡,月亮发出的寒光直通岷山。想昔日小路环绕我的草堂东,先生庙与武侯祠在同一个閟宫。柏树枝干崔嵬郊原增生古致,庙宇深邃漆绘连绵门窗宽空。古柏独立高耸,虽然盘踞得地,但是位高孤傲必定多招烈风。它得到扶持自然是神明伟力,它的正直伟岸,原于造物者之功。大厦如若倾倒一定要有梁栋支撑,古柏重如丘山万年也难拉动。它不露花纹彩理使世人震惊,它不辞砍伐又有谁能够采送?它虽有苦心也难免蝼蚁侵蚀,树叶芳香曾经招来往宿鸾凤。天下志士幽人们一定不要怨叹,自古以来大材一贯难得重用,就和这柏树一样。

 

【赏析及阅读答案】:

这首诗大概作于公元766年(大历元年),和《夔州歌十绝句》当为同时之作,借古柏以自咏怀抱,正意全在未一段,此诗对偶句特多,凡押三韵,每韵八句,自成段落,格式与《洗兵马》极相似。

全诗比兴为体,一贯到底;咏物兴怀,浑然一体。句句写柏,句句喻人。言在柏,而意在人。前八联十六句通过对古柏的赞誉,表现了诗人对诸葛亮的崇敬之情,抒发了自己愿意像诸葛武侯一样报效朝廷的理想。在这里,句句写古柏,句句喻诸葛,句句又隐含着诗人自己。古柏的高大坚强,雄劲飞动,古朴厚重,正是诗人敬仰的武侯的品格,也是诗人对自己才华的心肯。

在杜甫看来,诸葛武侯之所以能够充分地施展自己的才华,建立不朽功业,是因为君臣相知、相济。“君臣已与时际会,树木犹为人爱惜。”“忆昨路绕锦亭东,先主武侯同閟宫。”这看似写景、叙事,实在抒情,是在背后抒发自己不能为当时朝廷理解重用,满腹的学问不能发挥,难以报效朝廷的感叹。。诗人借赞久经风霜、挺立寒空之古柏,以称雄才大略、耿耿忠心的孔明。句句咏古柏,声声颂武侯。写古柏古老,借以兴起君臣际会,以老柏孤高,喻武侯忠贞。

诗的前六句为第一段,以古柏兴起,赞其高大,君臣际会。“云来”十句为第二段,由夔州古柏,想到成都先主庙的古柏,其中“落落”两句,既写树,又写人,树人相融。“大厦”八句为第三段,因物及人,大发感想。最后一句语意双关,抒发诗人宏图不展的怨愤和大材不为用之感慨。 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古柏行》描写一株古柏树。诗句云:“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宋朝一位科学家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中就批评这两句诗不对。他用数学观念来理解这两句诗,就说这株古柏太细长了。但杜甫的本意不过形容树之高大,他不会运用数学的准确性。我们用“以意逆志”的方法读这两句诗,知道这是夸张手法,也决不会给这株树推算体积比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生志 » 《古柏行》翻译和赏析
分享到: 更多 (0)